长江商报记者发现,2009年-2018年10年间,长生人寿仅在2016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234.73万元,其余9年均为亏损年度,亏损总额达8.25亿。

更换股东、业务扩张后亏损扩大

长生人寿2019年一季度偿付能力报告显示,今年一季度保险业务收入4.42亿、亏损235万。相比2018年一季度,同比下滑近七成。相比2018年第四季度,出现略微增长态势。不过,按照寿险公司大部分保险收入集中在一二季度的特点,长生人寿今年“开门红”业绩颇为有些被动。

事实上,2018年长生人寿的保险业务收入保持了上涨态势,同比上涨24.99%至23.16亿元,但“亏损魔咒”难除。2018年长生人寿当期亏损2.6亿元,在中国所有人身险公司中亏损排名第9名,相比该公司2017年1.34亿元的亏损幅度几乎扩大一倍。

这是长生人寿成立以来有数据可查的亏损最大的年度。2009-2018年10年间,长生人寿仅在2016年扭亏为盈实现净利润234.73万元,其余9年均为亏损年度,分别亏损4929.93万元、5019.31万、7231.00万、8071.83万、8985.46万、3399.31万、5642.47万、13425.40万和26023.75万。

成立于2003年9月的长生人寿,成立之初由日本生命保险和上海广电有限公司各出资1.5亿元,各占50%股份。2009年9月,中国长城资产管理公司(下称长城资产)接手,广电日生人寿更名为长生人寿。2015年7月,长生人寿老股东长城资产及其旗下长城国富置业有限公司对其进行增资,增资后,长城资产及其下属公司合计持股比达70%,并一直保持至今。

尽管2015年大股东变更后,长生人寿表现出突飞猛进的业务扩张,但从利润来看,亏损改善并不明显。

年金险等银保渠道产品占比近八成

长生人寿2018年亏损的主要因素有哪些?从长生人寿2018年年报可以看出,其原保险保费收入居前五位的保险产品包括福享年年五号年金保险等,其保费收入合计18.38亿元,占2018年原保险保费收入的79.37%。

除长生福重大疾病保险之外,其余原保险保费收入居前五位的保险产品均为年金型或分红型保险。

退保激增,或是长生人寿亏损大幅攀升的原因之一。长生人寿在官网中的公开信息称,因2016年公司为尽快扩大资产规模,通过银保业务渠道销售的产品主要为福享年年年金保险、鑫得益二号两全保险(万能型)两款产品,均为中短存续期产品,产品基本形态都是保单生效两年后退保收益较高的理财型保险产品,2016年这两款产品分别实现保费收入16亿元和5亿元左右。历时两年后,上述两款产品迎来了预期内的正常退保给付高峰期,公司契约、财务、业务等部门通力合作,认真兑现每一位给付申请人的退保给付要求。2018年这两款产品合计正常退保给付21亿元左右,占公司当年度退保金90.7%。

不过,2018年,福享年年年金保险系列产品等仍然贡献了长生人寿原保险保费收入的绝大部分。

长生人寿2018年年报披露信息显示,公司的赔付支出中,满期给付、年金给付仍然占较大比例,其中个险中,按期给付在2018年为5907.54万元,年金给付在2018年为3282.61万元。

在手续费及佣金支出上,长生人寿在2018年共支出2.5亿元,相比2017年的1.36亿元增长83.43%。此外,长生人寿在2018年还发生3553.69万元的资产减值损失,这在2017年仅0.26万元。

在投资收益上,长生人寿2018年投资收益为2.87亿元,同比减少10.87%。

从长生人寿保费收入在今年一季度景气度不高的情况下,激增的退保局面或对其经营风险存在着持续考验。

云顶集团登录